我的账户
垣曲新闻网

自媒体资讯干货

亲爱的游客,欢迎!

已有账号,请

立即登录

如尚未注册?

加入我们
  • 客服电话
    点击联系客服

    在线时间:8:00-16:00

    客服电话

    400-000-0000

    电子邮件

    xjubao@163.com
  • APP下载

    垣曲新闻网APP

    随时随地掌握行业动态

  • 官方微信

    扫描二维码

    关注垣曲新闻网公众号

垣曲新闻网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

白人,尤其是美国白人,曾屠杀一群人,长达300年,历程触目惊心

2020-10-18 发布于 垣曲新闻网
贵阳侦探

资本的原始积累,是通过暴力使直接生产者,与生产资料相分散,由此使钱币财富迅速集中于少数人手中的汗青历程。

白人,尤其是美国白人,为了快速让一穷二白的美洲新生白人政权发展起来,对印第安人采取了以暴力手段剥夺农民土地;用暴力手段掠夺钱币财富;利用国度政权的气力举行残酷的殖民掠夺。

在美洲与世无争的延续了几千年文明的印第安人,迎来了至暗时刻,来自白人的疯狂杀害,此起披伏,他们成为了待宰的羔羊。

这次屠杀波及全美洲大陆的印第安人,从16世纪开始,一直连续到19世纪末,历时三百多年,参与者包括西班牙、葡萄牙、美国等国。

这次大屠杀,各国刽子手以赶尽杀绝的姿势进攻,把种族灭尽奉为最高目标,将屠杀印第安人为兴趣,导致美洲印第安人生齿数目锐减,印第安人的文明,也遭受巨大的打击和难以恢复的创伤。

大屠杀举行时

在欧洲殖民者还没有发明美洲大陆之前,印第安人以农业耕作为主,保持以部落和首领的原始方式生活,他们有自己的衣饰和语言体系。

同时由于地壳运动和的原印第安人始生活习惯,美洲的生态体系都很好地保持着原貌,自然资源也是处于未开采的最引人犯法的状态,比方大片大片待开采的黄金、白银。

最初,印第安人是朴实的,白人假装和印第安人交好,通过欺瞒的手段,可以轻易将黄金等资源运回欧洲。

但白人的这些心思很快就被印第安人发明了,部落首领命令族群反抗,但此时欧洲人使用的长刀、箭、矛以及渐渐应用于战争的热武器,岂是憨厚朴实的印第安人可以抗衡的?

纵然印第安人在手持枪炮、长刀的欧洲人眼前形如蝼蚁,但为了铺平资本原始积累的大道,欧洲人决定永绝后患,对印第安人睁开惨绝人寰的大屠杀,大人小孩一律格杀勿论。美洲巨细部落消散殆尽,白人占领了美洲,并对剩下的印第安人给予非人的待遇。

在如今的美洲,尤其是北美洲,白人统治着这片印第安人几千年渐渐发展起来的土地,而土著住民印第安人,却是夹在门缝里生存。

这场长达三百多年的大屠杀,据不完全统计,有2500万的印第安人遭受杀害。

白人对印第安人的大屠杀主要有二种方式:野牛政策带来的间接杀害、头皮政策主导的直接屠杀。

野牛政策带来的间接杀害

野牛政策本质上是通过圈养印第安人,不停缩小他们的生活情况,以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到达种族灭尽的目的的一种手段。想直观相识北美野牛,可参考影视作品《与狼共舞》。

自诩文明的白人(尤其是美国人),把印第安人捕猎生活的传统方式称为“陋习”,为了改变这种“陋习”,让残存印第安人老老实实待在固定的地方生活,白人大量捕杀印第安人的主食之一北美野牛。

19世纪下半叶,美国政府为了调动积极性,曾拨巨款勉励屠杀野牛行动,差不外用20年的时间,将开始大范围屠杀时的约1300余万头,屠杀至了不足1000头。请注意数字后面的单元,这不是简朴的减少,是到达了“灭尽”的田地。

印第安人失去主要的食品来源,美国政府圈定的地方也是土壤贫瘠且不适合耕作的草原。他们不得不放弃抵抗,迁移到圈定的“保留地”,依赖美国政府发放的粮食存活。

曾经在这片土地上载歌载舞的民族,如今称为“苟延残喘”生活的、被圈定保留下来的人种。

头皮政策主导的直接屠杀

头皮政策是延续时间很长的政策之一,也是最残忍手段之一。这是一种悬赏印第安人头皮的政策,在英殖民地时期便以英国女王的名义发表“奖章的奖金”。

谁都知道,人的头皮没有任何作用,但为了激励白人对印第安人的屠杀,以悬赏的方式“购置”印第安人头皮,男女老小无一幸免。

不仅云云,在早期美国的“西进运动”中,更是以捐躯大量印第安人,到达领土扩张的目的,在印第安人的土地攻克土地,相随的只有劫掠带来的杀害。

几千年汗青厘革告诉我们:当一个国度建立时,这片土地上的全部住民,尤其是原住住民,就自然称为这个国度的公民,国度政府必须掩护他们,无论他们何等落后愚笨,政府都要采取措施让他们跟上期间发展的节奏,挣脱贫困。但早期美国说:我不乐意。

无论是美国的十三个州照旧之后扩张到土地面积世界第四,每一粒沙,都不属于美国。

早期美国攻克着印第安人的土地,把印第安人当做“贫苦”,不乐意花时间教养也罢,还要赶尽杀绝。

美国陆军第一团从建立之日起,征剿印第安人就成为它的基本使命。美国国父华盛顿把印第安人和狼举行比力,他说“两者都是掠食的野兽,仅仅在形状上差别。”不仅云云,“在全部印第安人居留地被有用摧毁前不要听取任何和平的发起。”更是华盛顿统治时期,整个部队推行的理念。

白人在嬉笑中随手切断跳动的脉搏,滚烫的鲜血随着裂缝渗进土壤,浸染美洲原本祥和的土地。

袁史有话说

“如果我们本年多杀一点,那么来岁要杀的人就少了一点——横竖他们都得杀掉,或将他们作为穷光蛋的品种保留下来。”

这是许多早期美国人甚至首脑的观点。

在欧洲白人快速发展资本主义的前期,有几多资本是用印第安人的血换来的?这个数目恐怕大到难以估算。

印第安人大屠杀,使得人类失去印第循分支的文明,和一种陈腐的人类基因。虽然战争都具有建设性和扑灭性的双重影响,但无论何等堂而皇之的“进步发展论”捏词,都无法原谅这一暴虐血腥暗中的举动。

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是“袁史”,切勿受骗

1

鲜花
1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垣曲新闻网

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Get最新资讯

相关分类
热点推荐
关注我们
垣曲新闻网与您同行

客服电话:400-000-0000

客服邮箱:xjubao@163.com

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

垣曲新闻网 版权所有

Powered by 垣曲新闻网 X1.0@ 2015-2020